首页 > 房产资讯 >新闻内容

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长租公寓平台又被曝出了房东解约、住户被迫搬离的风波!

2021年03月11日 10:11

房东清晨六点到门口敲锣、要求住户搬走;双方前后反复换锁,一天之内折腾四五趟。

有人下班回家后发现行李被胡乱清出、堆在客厅;有的房东损失几万租金后想收回房子,一进门住户就摆出了“以死相逼”的架势。

这些情景不再是民生节目中的个别案例,随着蛋壳公寓“爆雷”,它们开始困扰成千上万的房主与租客。

而相比于蛋壳公寓一家的经营不善,更让人们担心受怕的是,它暴露出的乱象——当下的租房市场,就像一场命数叵测的赌局。


无论是房东直租、传统中介还是长租平台,所有模式都存在着住客们难以预防的风险。

大家能做的,似乎只有“听天由命”,祈祷遇上一个好人,祈祷选了正规大平台。

许多公寓的一夜“爆雷”,让全国的租房人都慌了起来。

南京某公寓已被报道“人去楼空”,北京的某公寓总部数百人聚集,上海、杭州的租户在网络上声讨维权,成都的某公寓已断水断电数天。深圳住建局已发布紧急通知“防止长租公寓跑路”。


人人都说,这像是几年前某共享单车界的老大轰然倒地时的情景。

可问题是,共享单车不能用、几百元押金不能退,还不至于彻底影响人们的生活。

公寓爆雷掀起的,则可能是牵扯数十万人“无房可住、无钱可退”的难题,要知道至2019年,某公寓数量就已达43.83万个。

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各类长租公寓平台又被曝出了房东解约、住户被迫搬离的风波。

几家国内长租公寓龙头品牌的集中“爆雷”,把近两年的租房平台乱象骤然推向了高峰。

截至今年,“爆雷”、跑路、破产的租房平台已达数十家……

仅去年7月这一个月内,就有6家公寓机构出现重大问题,原因清一色的都是“资金链断裂”。

此前,这些小体量公寓机构跑路时,大家还抱有侥幸心理,“小公司不靠谱”背锅,给租房新手的建议还是“尽量选择大公司、可靠品牌”。

等到大品牌长租公寓被央视报道出现“现金流危机”时,无数人都傻了眼。


毕竟今年1月,某长租公寓还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,成为2020年登陆纽交所的中国第一股,风风光光。

谁也没有想到,下一个陷入危机的会是一只“领头羊”。

虽然某公寓已在官方账号上承诺,“没有破产、不会跑路”。

但不少被赶出房门的住户、收不到租金的房东却对此灰心丧气。

在他们看来,现实问题被真正解决之前,谁也不知道这句承诺究竟是出于现状仍可挽回,还是出于大体量平台一旦破产或跑路,引发的后果实在难以想象。

这样的现状,似乎把所有租房人逼回了五六年前。

长租平台啊中介啊不可信了,只剩下房东直租这一条老道路。

在这种租房平台的乱象中,深圳租客网始终坚持“真房源,放心租”的核心业务版块,为租客与房东双方建立和谐的共享平台。

在租客网,租客不用支付任何押金或服务费,甚至可以通过转发房源信息获取佣金,这就是租客网的合伙人功能,赚取的额外收入,即使是1分钱也可以提取。

对于房东来说,租客网也是一个可以保证房屋零空置的平台,租客网合伙人通过租客之间的信息传递,令房屋空置情况可以得到有效解决,甚至有许多房东也加入了合伙人进行房源分享。

租客网致力于打造成为房屋中介互联网平台,为房东和租客双方提供共享平台的同时,为双方免费提供监管、合同共享、安全系统等服务。


租客网深知,租房的动荡无论大小,对当事人来说都是足以令人情绪崩溃的外界压力。

所以为了不留下“租房前擦亮眼睛”的先知式唏嘘,租客网积极响应政府监管指令,推动中国租房市场的规范化、秩序化。

愿租房人们,夜里能做个好梦。




相关推荐

租客都哪去了?房屋出租难?

据有关数据显示,今年5月,18个重点城市的租赁交易量环比上涨2.1%,同比上涨52%。但租赁价格并未同步回升,反而低于去年同期。疫情影响下的租赁需求推迟。但总体来看,疫情导致的观念变化,以及经济复苏尚需时日,正在削弱租赁市场的需求规模。疫情会促使“部分租房需求向置业需求转化”。这也影响了市场表现。重点18城5月租赁住房平均成交周期(从首次挂牌到成交)为48.37天,虽比4月有所缩短,但仍比去年延长了9天之多。同时,“今年的4-5月,业主的挂牌价格处于近两年的最低水平”。房租同比出现下降春节后本是租赁市场的传统“旺季”,但因疫情影响,整个2月,租赁市场成交几乎停滞。从3月开始,租赁市场缓慢复苏。由于不同城市对疫情防控的要求不同,市场的复苏进程也不一致。统计的18个重点城市中,15个城市的租赁交易规模在4月出现高点,并在5月环比回落。北京、武汉、南京三城是例外。其中,北京和武汉是疫情防控的重要地区,防控政策较为严格,租赁需求较其他城市释放延后。5月,这两个城市租赁交易规模环比分别上涨27.28%及25.28%。但总体来看,近期的持续成交并不能弥补需求缺口。在不少城市,今年前5月的租赁交易总规模,仅相当于去年同期的7成到8成。“租赁市场的活跃度与就业环境息息相关。”虽然各大企业都在积极复工复产,但受疫情影响,企业“缩编人才、降低成本”呈常态,失业率呈现上升迹象,这也导致租赁市场的活跃度并不高。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4月,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.8%,创2018年以来新高。市场上的租赁需求主要分为三类:高校毕业生的租赁需求,外来流动人口的租赁需求以及当地户籍人口的换租需求。其中,外来流动人口的租赁需求占比通常在50%以上,是市场需求的主流。春节后的传统租赁旺季,也主要由这部分需求所推动。疫情的发生,恰恰影响到这部分需求。曹先生说,房子原来的租客就是因疫情而延迟了返京时间,回京后又选择退租。这也使得租赁市场的供需关系出现调整。“多数城市的租金议价空间高于去年同期,租客在租赁交易中能掌握更多主动权。”贝壳研究院指出,5月,全国重点18城业主挂牌价月均价为43.7元/平方米,与4月持平,比去年同期下降了7%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,由于空置期较长,近两个月来,自如、相寓等大型租赁机构,一度下调部分房源的租金。2019年,重点城市租赁房源全年的成交周期是38天左右,其中,旺季一般在30天-40天。今年2月以来,疫情影响使得成交周期一度延长到60天以上,此后有所回落,但5月的成交周期仍然达到48.37天。或加速行业洗牌租赁市场的另一个旺季为每年6月到8月,主要由高校毕业生的需求所推动。其中,由于高峰期尚未到来,6月初的租赁交易通常较为平稳。据有关数据显示,今年6月第一周,重点18城租赁市场成交量环比5月第四周下降5.9%。租金水平为41.7元/平方米,比5月下降4.3%,比去年同期下降5.2%。6月前期租赁市场相对平稳,但随着毕业季的到来,城市之间租金水平会呈现分化态势,毕业季租赁需求增加的城市租金水平会有所回升,其他城市租金上涨动力不足。但目前来看,这一旺季的市场成色如何,也存在一定的疑问。一方面,疫情使得不少高校毕业生的毕业、实习和找工作时间延后;另一方面,受疫情影响,企业对应届毕业生的需求规模也有可能下降。因此,今年的年中租赁旺季有可能延后,其交易规模较往年也有缩水的可能。如果需求出现缩水,受影响的不仅仅是租金水平,还可能包括整个租赁行业的格局。近年来,“租购并举”的提出,使租赁市场迎来重要的发展契机。但去年以来,行业出现最大规模的洗牌。据不完全统计,2019年有53家长租公寓出现经营问题,资金链断裂及跑路的共有45家,被收购的有4家,拖欠或拒付房租的有4家。2019年,长租公寓持续暴雷,各城市虚假房源、群租房等乱象频出,导致租赁市场监管逐渐加强,很多城市成立租赁整顿市场的专项小组。“艰难的生存环境迫使机构采取低租金吸引租户入住,房东为快速出租房屋,也跟随市场被迫降低租金。”租赁行业的利润微薄,盈利模式不明朗。长期以来,多数运营商在亏本运营。新冠疫情及其连带效应,则被认为会持续影响租赁行业。

2020年06月16日 17:54

租房贷,有时离租客真的很近

如今很多中介打着“压零付一”等口号吸引租客,其实其中暗藏玄机,签下租房合同的时候,就意味着你已经背上了贷款!“租房贷”无疑是一个定时炸弹,一旦爆炸,只能由房东和租客收拾残局。据报道,使用“租房贷”的中介不在少数,很多大型中介都曾推出过类似的产品。这些其实是以个人的信用做担保,通过第三方互联网金融公司向指定银行申请贷款。该第三方互联网金融公司将租户需缴纳的租金总额,一次性转账至中介,消费者按月缴纳房屋租金及相应的“服务费”予该金融公司。该租房模式风险极大,因为一旦中介破产,租客在所住房屋被房东收回无房可住的情况下,租客仍需每月还贷,可以说是损失惨重。那租客如何在租房时避免“被贷款”呢?租客网教你几招。天上不会掉馅饼,千万不要因小失大不少房屋中介以“押零付一”或“押一付一”等口号来吸引租客,尤其是刚毕业的大学生,经济能力较差,社会经验较少,最容易成为“被蒙”的对象。务必要了解产品信息,问清楚每月租金到底付给谁?是否与第三方金融公司发生联系?如果需要第三方需要分期,你一定要注意了,自己很有可能遇到“租金贷”了!一定要多个心眼。不要相信口头承诺,一定要有书面文字部分租赁中介在消费者不知情情况下使用“租房贷”,言语承诺没有风险,导致消费者“被贷款”,存在诱导性欺骗行为。所以千万不要相信中介人员的口头承诺,一定要落实到合法的书面合同来,谨防被骗。提防有“黑历史中介”租房一定要选择正规平台,资质齐全,口碑较好的绝对不会错,更要提防曾上过“黑名单”的中介,不少媒体曝光了“租金贷”的套路和“黑中介”,“黑中介”利用“租房贷”来套取租房人的租金,甚至某些知名中介机构也暗藏“租房贷”,所以在涉及这些中介时一定要长点心!租房无套路,放心租,安心住,租客网拒绝一切危害租客利益的行为,来租客网,享受优质服务,体验在阳光下租房!

2020年05月09日 10:27

定向降准首批资金落地:带动融资成本下行 政策仍有空间

4月15日,市场迎来定向降准首批资金。这一举措将有效增加中小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稳定资金来源,有助于引导市场利率下行,也有利于促进降低小微、民营企业贷款实际利率。随着经济社会秩序加快恢复,CPI开始高位回落,货币政策在注重与财政、就业等政策协同配合方面仍有发力空间——  4月15日,市场迎来定向降准首批资金。  4月3日,中国人民银行决定实施年内第三次降准。此次降准为定向降准,分4月15日和5月15日两次实施到位,防止一次性释放过多导致流动性淤积,确保降准中小银行将获得的全部资金以较低利率投向中小微企业。  此次降准公布后,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充裕,资金利率加速下行,多期限资金利率创下近年来新低。  资金价格创新低  4月14日,DR001也就是银行间存款类机构以利率债为质押的1天期回购利率均值,继续保持在1%以下。  从历史走势看,DR001低于1%的情况并不多见。2019年年中、年末以及2020年年初,这一利率曾一度跌至1%以下。4月3日,央行宣布将实施定向降准后,DR001再度跌至1%下方。4月7日,DR001一度跌至0.6%,成为该指标自2014年12月15日公布以来的历史最低值。随后,这一利率有所回升,但截至4月14日收盘,这一利率仍然保持在1%以下。  实际上,2月份以来,市场资金利率就趋于下行。2月开始,央行在公开市场的操作利率、中期借贷便利(MLF)利率、贷款市场报价利率(LPR)“接力式”下调,资金利率开始逐步下行。  上海银行(8.320,-0.05,-0.60%)间同业拆放利率(Shibor)各期限品种曲线自2月开始逐渐下行。与3个月前的水平相比,Shibor隔夜品种和3个月期品种均已累计下行超过100个基点。  不仅是短期限的资金利率下行,较长期限的资金利率水平也在走低。3月、6月、9月和1年期Shibor上周以来均出现显著下滑。1个月期至1年期Shibor分别跌至11年来的最低点,1年期Shibor首次跌破2%至1.73%。  带动融资成本下行  近期短中长期资金利率显著下行,与央行加大流动性投放、引导市场利率下行有关。  今年以来,央行已三次降准,中长期流动性投放力度较大,使得中长期限的资金更为便宜。随着流动性投放力度的加大,银行间流动性充裕。  这从一季度金融数据大幅超预期也能看出来。一季度新增人民币贷款7.1万亿元,同比多增1.3万亿元;3月末M2增速10.1%,达到近年来的高位,重新回到两位数增速;社会融资规模增速11.5%,比2019年年末提高0.8个百分点,逆周期调节有力。  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充裕也带动了社会融资成本明显下降。数据显示,3月份一般贷款平均利率是5.48%,比LPR改革前的2019年7月份下降了0.62个百分点。代表性的市场利率——10年期国债利率3月末比去年的高点下降了0.84个百分点,企业债券利率比2019年高点下降了大约1个百分点。  统计数据显示,一季度五大国有商业银行新增的普惠小微贷款达2400亿元,同比多增了750亿元。这五家大行的普惠小微贷款利率是4.4%,比去年全年的平均值下降了0.3个百分点。  在4月15日定向降准落地后,将为市场带来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,平均每家中小银行可获得长期资金约1亿元,有效增加中小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稳定资金来源。  货币政策仍有空间  定向降准落地后,业内专家认为,接下来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仍有空间。  中国民生银行(5.780,0.00,0.00%)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,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重要成效,经济社会秩序加快恢复,CPI开始高位回落,为货币政策操作打开了更大空间。 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,3月份CPI同比上涨4.3%,涨幅比上月回落0.9个百分点。这是CPI同比涨幅连续两个月收窄,并回落到5%以内。  温彬认为,下阶段,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背景下,货币政策调控应由数量型工具向价格型工具转换,一方面引导国债收益率曲线整体下移,推动企业债融资利率下行;另一方面适时适度下调存款基准利率,引导LPR利率下降,进一步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。  “货币政策在注重与财政、就业等政策协同配合方面仍有发力空间。”交通银行(5.180,-0.01,-0.19%)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认为。  央行一季度货币政策例会指出,要健全财政、货币、就业等政策协同和传导落实机制,对冲疫情对经济增长的影响。  温彬表示,增强财政和货币政策联动,要在信贷投向上加大对重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、新基建、民生工程等领域支持力度,支持居民消费升级,提高对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信贷占比,不断优化信贷结构。  唐建伟认为,未来货币政策在继续通过降准、公开市场操作、MLF投放等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,引导市场利率稳中有降的同时,还应抓住CPI回落的时机,适时通过调降MLF操作利率,引导LPR的下行,带动贷款利率的下降来降低企业和居民部门资金成本,为稳投资、促消费、扩内需做贡献。  唐建伟表示,此外,还可在适当的时机对存款利率进行“并轨”,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。在市场利率下行趋势中,实现银行负债成本与市场资金成本趋势的联动,减轻银行负债端压力,激发银行服务实体经济的主动性。责任编辑:蒋晓桐

2020年04月15日 12:11